http://www.china-ccL-sL.com

但是还有好好生存,盗梦在敦刻尔克

商业片中靠剧本征服观众的经典。世界到底是虚幻的还是真实的,电影中是依靠标志来判断,但诺兰在最后又给了你一棒,小李在寻找斋藤的最后梦境,还是发现了自己的标志,到底什么是真,到底什么是假?诺兰不会给你定式答案,你自己以为正确的答案也不一定正确。你最坚定,你最珍惜的,你最最无法割舍的,就是你的真实世界。

刚在电影院看了这部电影。我对这部电影实在没有什么可以批评的地方。如果一定有就是演员的演技有个别地方有点生硬的感觉。但是故事还是很不错的,很赞!

有理由揣测诺兰开始时候想无剧本拍摄【敦刻尔克】有一部分原因在于,他其实是想把《盗梦空间》之前没有拍摄的版本或者边角料,用敦刻尔克大撤退的背景重新拍了出来。《盗梦空间》据说最初的剧本惊悚味很浓重,后来大幅度修改,出来的成片中,其实几层梦境之间的联系很少,除了水,时间之外。而这两大元素也恰恰是【敦刻尔克】三条线索之间的联系,没面目的德军相当于潜意识的防卫机制,而缺失的女主角则是用葬身海底的死亡威胁和绝望自杀的冲动来代替,最后都是回家的主题,以及主角对于前来迎接他们的亲人和国人态度的疑虑,还有丘吉尔在国民脑中心里植入的“永不投降,战斗到底”的信心和意念。诺兰对于时差的爱好真是渗入骨髓,但这一次的运用其实更让我想起最近很长一段时间,美剧对于打散时间概念方面的热衷。如果说在影像及叙事艺术史上,电视逼迫电影大撤退,需要有一部电影作为标志的话,我非常愿意投【敦刻尔克】一票。诺兰无意中在这方面做出的贡献,甚至有可能会大幅度的掩盖他对于胶片及IMAX的痴迷,成为他个人最显著的标签。

先下结论,在我看来,这部作品虎头蛇尾。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不慌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看完了我只有一个问题,就是诺兰最后还是回避了最关键的悬念:究竟我们生活的世界是真实还是梦境?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李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诺兰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导演——煽情手段不高级、喜欢讲故事、善于玩结构、好像缺少点人文色彩、拍的基本都是商业片、有钱了就开始玩大场景、特效不错动作设计一般、文本层面上没有个人的情趣体现,等等,这些都是老生常谈,个人总结来看,诺兰便是一个十足的形式主义者,电影对于他而言,形式感,或者说仪式感,要大于一切。

对于这个问题本来就存有巨大的争议,很多名人、大人物都曾发出过“人生不过是一场梦”的感叹。所以究竟主人公最后回到的世界、那个他自己认为是真实的世界究竟这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呢?这个问题诺兰故意回避了,因为这个问题有巨大争议,他自己也不愿站在任何一边。只是可以看出来他还是比较倾向于真实的世界就是真实存在的,不是梦境这种观念,但是也不愿意直说。

这就不难解释他一直被人诟病的感情戏份为何总是仓促处理。人物设立的动机、剧情推动的节奏,这些不是最重要,这些都是诺兰为了拍电影讲故事而存在的道具。可以说他是个十足的技术流,也可以说他是个纯粹的文艺控——当他追求的是根本的电影的时候,诺兰的标签就已经和别人不一样了。

其实我觉得电影最奇怪的地方就是那个陀螺,那是一个“测试器”用来测试是不是在梦境之中。这个我一开始看到就觉得很怪,这样真的可以测出来吗?你如果在一个梦中世界,但是你自己深信不是梦境而是真实世界,那么陀螺不是一样会如你所愿停下来吗?如此怎么能证明这个测试本身的结论是有效的,而不是梦境里面虚构的结果呢?

回到《敦刻尔克》,就能找到观看这部影片的正确姿势了——不要在意它讲了什么,而是看它怎么讲的。

这个“陀螺”就是本片的标题inception——梦境植入的真正内含!那个决心最终要用死亡来证明“真实”究竟是不是“梦境”的妻子,她恰恰是最先认为用陀螺是否停转这种方式就可以证明自己到底是不是在梦境之中的那个人。并且她把陀螺理论告诉了她的丈夫,然后令她的丈夫也深信不疑。可是有谁能证明她的理论是正确的呢,就像我们也说不清她又跑去跳楼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一样!她自己要是真相信一个陀螺就能证明一切,为什么还要去跳楼呢?

(说实话,我真不知道那些在做阅读理解的人有什么意思,什么人性什么挣扎,哪部关于战争的电影没有表达这些,千篇一律、乏善可陈)

你只要还活着,你就永远无法知道你所存在的这个世界到底是不是梦境。除非你选择死去,就会有答案了,虽然这个答案你可能永远也没有机会知道……主人公的妻子其实了解到了这个最残酷的真相。

诺兰的成功是显而易见的。作一个不恰当的对比,李安在《比利·林恩》中就没有做到好表和里的制衡,一个伟大的技术,无论是革命、创新、影响还是噱头,却讲了那么一个索然无味的故事,感情戏份处理越细致,就越显得无趣。而这次诺兰在面对技巧(技术)时,索性玩开,完全抛弃故事内容,让观众关注他是如何「巧舌如簧」,如何让三条线索走到一起。

所以她才是那个真正的“梦境植入”的高手,她把“用陀螺证明一切”这个根本无法证明的命题“植入”给了丈夫,“植入”给了观众。
  
电影的标题inception可以理解为“植入”,植入的就是这个陀螺!

真是禁不住再感叹一遍,诺兰这次的尝试真是太酷炫了——活生生把第三幕拉出来拍成长片,全片的高潮也不是传统故事上的高潮。

诺兰用这个电影把“陀螺”这个根本什么也不是的东西不知不觉的植入了我们每一个观众的心中!让“陀螺”成为了命运的主宰!诺兰是天才!

另一方面,「只让你看到角色经历了什么,而不是经历得多么残酷」,不用镜头去过多渲染适可而止,其实更加给予观众想象和品味的空间,在文本层面是种比较高级的做法。当然,配乐的渲染另说(配乐甚至起到了引导作用)。所以当我们再说「沉浸式」欣赏这部电影的时候,不仅仅是沉浸于IMAX,而是沉浸于诺兰的叙事。

诺兰才是造梦师,他造的梦《Inception》把一个“陀螺”可以鉴别梦境的这个根本没法证明的命题成功植入了观众。并且观众还在趋之若鹜的讨论究竟“陀螺”最后停了没有……

但是,但是,但是,堆砌了这么多溢美之词的诺兰,在最后十分钟的做了什么?「变形金刚式」的结尾念白?什么英雄、什么原谅、什么救赎、什么丘吉尔、什么孩子回家,什么玩意?

被造梦师植入的不仅是那个“富二代”,被植入的人……还有你!

© 本文版权归作者  Penny!!Penn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假如我们在这个世界死去,我们还会不会在另一世界醒来?你要不要先转一下陀螺再回答我?哈哈哈~

还是你打算……?!

嘿嘿,其实根本不用着急。早晚我们都会知道真相……


补充一下,我发现很多人在关注技术上的东西。假如连电影到底在说啥都没看懂,那么只去关注技术层次上的东西,那不是正好着了诺兰的道,好在电影院里对你进行“梦境植入”吗?

技术手段不过是为了麻痹观众,然后好让他把那个陀螺理念“植入”给你,仅此而已。肯定多少会有一点不太合理的或者穿帮的地方,既然注定是如此,揪住技术细节分析来分析去的有意思吗?
  
没看见诺兰自己都根本不屑认认真真的忽悠你,那个什么“造梦机”就是几个按钮一样的玩意然后跟输液一样往胳臂上一接了事,哈哈,真是简单利索,省时省力。可见诺兰自己对技术层次上的真实性根本就是摆个精妙的机关来逗你玩啊~爱信不信~完全就是一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架势啊~

人家都这样了,可是电影要表达的主题,还是没有多少人真正看懂的~哈哈,诺兰忽悠得很成功啊。所以我才佩服他~我觉得他这样忽悠其实挺有意思的。

——————————————————————————————

再补充一下。

看了大家的评论,感触良多啊。

是的,这部电影还有人文主义的教育意义,这一点同样更重要。要是放在我国,肯定会觉得不继承父母家业的人是“败家子“。可是看了这个电影,我觉的放弃垄断人类资源的巨大家业,勇敢地去追随风车一般的梦想,才是了不起的人生!

这一场局,虽然是一场欺骗,但是受骗的人,其实反而是获益的人。骗人的日本人,本想获取竞争优势,获取财富,按照我们的观点,他是个积极进取的人。结果反被判处了”梦境“有期徒刑上千年啊!你看他最后在飞机上醒过来,整个人都有点痴傻、迷茫了,好像不知道自己费了上千年的力气得动的东西究竟还有没有意义,又好像干脆有点记不清楚上千年前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情了。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个可怜的人,可悲的下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